产品中心

竞彩关键核心技术是怎样炼成的?①丨长沙如何

发布日期:2020-10-12 01:35

  《习谈治国理政》第三卷《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一文指出,“关键核心技术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的。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今年7月21日以来,习总书记先后主持召开企业家座谈会、竞彩,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科学家座谈会,都提到了“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突破。

  关键核心技术是企业发展的关键要素,掌握了关键核心技术,今天的“小巨人”,就可能发展为明天的“绿巨人”。从这一期开始,《总编辑调查》推出系列调查“关键核心技术是怎样炼成的?”,聚焦长沙“三智一芯”(智能制造)领域的行业隐形冠军、小巨人企业和独角兽企业,探访企业家们带领团队攻坚克难、打造关键核心技术、打破国外垄断的心路历程。今天推出第一期《长沙如何造出了我国第一条金属基压敏芯片量产线?》。

  王国秋,湖南岳阳人,1983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数学系;1988年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系统工程系,获工学硕士学位,现任湖南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教授,同时又是一位致力于将高端芯片产业化的企业家。从2006年创办湖南启泰传感科技有限公司,到2019年建成我国唯一一条金属基压敏芯片量产线,王国秋用十多年的苦心钻研,彻底改变了我国长期以来对高端压敏芯片的进口依赖。

  从长沙往东沿杭长高速行车四十多公里就到了国家级工业园区——浏阳经开区(高新区),王国秋教授创办的湖南启泰传感科技有限公司就位于这里。在这个工业企业密布的园区里,“启泰传感物联网产业园”的招牌沉稳、低调。几栋清灰色的、外形普通的建筑就是产业园的办公楼和厂房,园区内几乎看不到几个员工,感觉格外神清气爽。

  拥有大学教授和企业家的双重身份,但是王国秋更喜欢大家在公司叫他王总,因为在他看来,教授的主要任务是“生产”知识,企业家则是负责把知识转化为生产力。在王总的带领下,记者走进工厂大楼,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从一楼10多个无人值守的辅助设施间,到二楼2000平方米的“超净车间”,再到三楼的封装、测试车间,公司生产线绝大部分流程都是自动化。这家年产值超过5亿元的高科技企业,目前所有员工加起来不到70人。

  在三楼车间,记者看到了一颗颗正待封装的金属小“纽扣”。王总介绍说,如果放在100倍的显微镜下,就能看到其中布满着密密麻麻的、极其复杂的电路。与大家常见的四方形黑色芯片不同,这种特殊的纽扣型芯片叫做金属基压敏芯片,它的作用是完成力信号采集,是信息产业第一关,信号获取这一块叫传感器敏感芯片。

  时间还得回溯到2000年。在数学和计算机专业领域颇有研究的王国秋发现,我国在集成电路和微机电系统(MEMS)这块的基础非常薄弱,起码落后于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至少30年。而当时国内在制造业上比较流行代工,但是核心技术是代工代不来的。王国秋敏锐地意识到,如果我们没有掌握自主的核心技术,不仅仅是制造业,其他很多行业都会因为“卡脖子”的关键技术问题而受制于人。

  一颗直径不过五六毫米的“纽扣式”压敏芯片,可以非常精确地把压力数据转换为电子信号,传送到接收处理终端,可广泛应用于工程机械、轨道交通、汽车、消防、智慧城市、石油化工等领域。以挖掘机为例,根据型号大小不同,每台挖机需要三颗到十几颗液压传感器不等,每颗液压传感器都需要一颗压敏芯片。长期以来,这类核心技术和高端传感器市场基本上被美国、日本以及欧洲等国企业占据。

  王国秋告诉记者,“中芯”实际上就是指“中国芯”,而“启泰”的英文是CHNTEK,就是“中国技术”的英文简写,中文谐音“启泰”。

  在王国秋的记忆里,研发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实在是数不胜数。比如说,大多数芯片都是基于硅来做电路,但是像他们研发的压敏芯片是基于金属基底来做电路,那么成熟的所谓硅工艺就无法在这个芯片上应用了,导致在做这种芯片的时候,从材料、设备、设计、制程、测试、封装,这一条产业链上的所有事情都要公司从头摸索。王国秋说,从2006年开始做这种纽扣式压敏芯片,整整15年,做废的材料都是以箩筐计,具体有多少箩筐,他都记不清楚了。

  研制压敏芯片,不仅仅要克服难以计数的技术困难,王国秋还要面对各种赚“快钱”的巨大诱惑。2006年,很多人热衷于做金融、互联网、股票、地产等这些所谓来钱快的行当,王国秋是学数学和计算机专业的专家、教授,如果涉足这些行业肯定也有赚得盆满钵满的大把机会。但是王国秋一门心思扑在压敏芯片的研制上,股票没开过户,也没有投资一套房子。在他看来,核心技术总要有那么一部分人来做研发、来做攻坚克难。

  7月21日,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来到启泰公司调研,他一边看一边不时地叮嘱王国秋,要始终坚持创新引领,着力攻克一批核心技术、关键材料,不断提升产品质量和企业核心竞争力,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要依托湖南工程机械、汽车等产业的龙头企业,积极推动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在提升国产化水平的同时,帮助企业更好地开拓市场。

  记者从长沙市工信局了解到,长沙工程机械产业规模全国第一,但是液压传感器等关键零部件还长期依赖进口。一台工程机械设备价格不菲,从十几万到数百万不等。但是,再庞大的身躯也离不开小小液压传感器的精密传导。湖南启泰传感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液压传感器装配线目前已经开始量产,有望完全解决长沙乃至全国工程机械产业的液压传感器配套需求。

  王国秋发现,虽然一方面我们经常呼唤要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但是另一方面自主创新的核心技术出来以后,国内的使用者对这些核心技术还是不太认可。如何让市场更快地接受这些自主创新的核心技术?王国秋一直在不断摸索,湖南、长沙各级政府部门的主动作为,也让他深受感动。王国秋说,在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的直接关心下,长沙市工信局为启泰公司引导上下游企业对接,引导主机配件厂相互同步发展,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

  对于企业如何参与国际竞争的问题,王国秋有自己的一套打算。他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现在国际市场主要是美国、德国、日本、英国、瑞士这几家给瓜分了,别人守在战略高地,你要去和别人竞争,那么就一定要有创新思维。启泰提出的口号就是:提质竞争!在质量更好的前提下,价格还做到更优。让消费者自觉地、从内心真正接受这些产品,这样的产业才算成功了。

  第二步:争取2023年前后在科创版上市,同时把传感器的品种范围扩充到温度传感器、湿度传感器、位移传感器、角度传感器等,力争成为中国智能化领域一张亮丽的名片。

  近年来,长沙大力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围绕“三智一芯”紧抓项目的引进和落地。尤其是芯片,作为关键核心技术,被誉为一个国家的“工业粮食”。虽然长沙芯片产业起步较晚,但依靠自主研发,长沙制造的芯片领域相关产品正不断突破,填补国内空白。近年来,长沙在芯片设计、制造、封测等多个领域全面布局,形成了产业集聚区。今年,总投资10亿元的长沙比亚迪半导体新能源汽车项目在长沙经开区启动,将建设成年产25万片8英寸新能源汽车电子芯片生产线,有效解决新能源汽车电子核心功率器件“卡脖子”问题。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